微信公众号二维码
在线客服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30-11:30
周一至周日 :1:30-17:00
 联系方式
400电话:400-8297978
邮箱:lnlnbs@163.com

拜年嗑头

浏览数:61

我的老家在鲁西北的武城县盛寨村,受孔孟文化影响,尊老爱老蔚然成风,春节给父母、家族长辈嗑头拜年,是每年各家过年的重要内容。

虽然村里过年的氛围从小年(腊月二十三)就开始了,但拜年嗑头确是除夕夜及初一早晨的事。从我记事起,就盼着过年,每年进入12月就念叨着“小寒大寒立春过年”的民间谚语。到了除夕那天,母亲会为我们哥们五个,每人换上她日夜纺线、织布、熬夜为我们缝做的新衣,穿上她亲手纳制的新鞋,父亲则带着大哥、二哥购买回红红的成串鞭炮,在院子里的树上挂上自家糊制的灯笼,贴上村里文化人写的“对联”。除夕入夜全家围坐在一起,吃上母亲精心烹制的一年中最丰盛、可以放开肚皮吃的年夜饭。村里有个习俗就是除夕夜要“守岁”,要求孩子们不能睡觉跨年,说是图得是一年都“吉利”。一到午夜,全村的鞭炮声响起,母亲马上烧水煮饺子,待吃完饺子,晚辈们就开始在中堂挂着“家谱”的画下,给长辈嗑头拜年。我大哥大我12岁,在他的带领下,三个哥哥和我,按大小顺序依次给坐在“八仙桌”两边的父母嗑头拜年,以此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。父母受拜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看着孩子们的跪拜和祝福,内心充满着满满的幸福感和成就感,仿佛告诉我们,再苦再累也值了!

初一早上,新年的太阳刚刚升起,大哥因在刘氏家族这辈中最大,他又领着我们哥几个去给居住在全村的刘氏长辈们磕头拜年,每拜完一家,这家的小辈就会加入到拜年的队伍之中,队伍越拜越大,最多能达到近百人,非常壮观、热闹。我们村虽叫盛寨村,但刘氏家族确是村里的大家族,待全部拜完年时,已近中午。

1961年秋,因父亲去逝,二哥去了新疆姑妈那,大哥作为家里的顶梁柱,带着母亲及三哥、四哥和我闯了关东,从此来到了齐齐哈尔市雅尔塞镇定居。虽然到了异地他乡,但每年一到除夕夜新年来临之时,我们哥仨都会在大哥的带领下,依然给母亲磕头拜年,即使我入伍后,母亲来沈阳我家过年,我和家人都依然按照山东老家过年的习俗,给母亲嗑头拜年,直到母亲2012年93岁高龄去逝。

现在父母亲虽然都不在了,但每年除夕夜,我都会想起当年给老人嗑头时的情景,那种带着浓浓乡情、乡俗的尽孝仪式,充分表达了晚辈对老人的一片孝心。

刘汝林


上一篇:  “猪年”趣话猪
下一篇:  弟弟给我送年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