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二维码
在线客服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30-11:30
周一至周日 :1:30-17:00
 联系方式
400电话:400-8297978
邮箱:lnlnbs@163.com

从写信到微信

浏览数:204

从写信到微信

□辽阳 臧龙海

  父亲在辽宁营口盖县乡下生活时,家里很穷。听说北大荒日子好混,为了希望,奶奶打发十多岁的父亲与大他五岁的伯父一起向着北方流浪,来到了茫茫的呼伦贝尔大草原东岸的大兴安岭脚下给人扛活。时间长了,哥俩想家,可是谁都不识字,就去求人代笔给家里写信。那时候交通不便,一封家书在路上颠簸一个多月才到站,甚至是更长的时间,有时候两个月也收不到信。这边父母牵挂孩子,那边儿子想念爹妈。春夏秋冬将思念拉得长长的,一眼望不到头。

  那一年,奶奶求人写信给父亲和伯父,告知伯父的妹妹、父亲的二姐(我的二姑)要结婚的消息,希望能回家参与家里的这件大事。当父亲从一位盖县矿洞沟老乡嘴里得知二姐新婚消息时,奶奶的这封信还没有到,信在路上整整耗时五个月。比老乡的口信晚到了四个月。

  我小学三年级时,开始给父亲当“秘书”写信。不会写的字,就用白字代替,或者用拼音拼。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,通信的速度有了提高,但从内蒙古呼伦贝尔阿荣旗到辽宁营口盖县的去信到回信,至少也需要一个多月到两个月的时间。那时候通信的速度真慢!

  1987年的秋天,生活之舟将我带到古城辽阳,我成了一名草原的游子。游子家书多。那时候,在我们单位,数我的信件多,差不多每次投递员来都有我的信。有时候一次能收到三四封来信。用书信的方式联络情感,沟通信息成了我漂泊生活的一部分。

  工作在外,总是步履匆匆。可是每当闲时,乡愁便悄然升起。这时候我总是渴望家书。家书,如同一条无形的长线,从大草原东岸上的那个小村子延伸出来,跨越千山万水,系着我的心。让我这个游子冷时感到温暖,热时感到凉爽。

  我来辽阳之后,正逢改革潮涌。社会发展步伐明显加快。1995年,我家安装了座机电话。记得我第一次用自己家的电话与在草原故乡的弟弟通话时,高兴得泪花闪闪。后来我买了小灵通,再后来,我和家人陆续买了手机。现在是人手一部手机,有业务的女儿两部手机。家里每人有自己的微信号,建了家庭群、亲戚群、老乡群,还加入了故乡的微信群,平时群里聊天,有个啥事的也能及时沟通,便捷无误。远在草原故乡和散居在祖国各地的亲人如近在咫尺。

  在外地定居的女儿,经常用网购给我和老伴快递吃的用的物品。前几天女儿用网购方式为我购买“您来煮”剁馅灌汤水饺自助餐、重庆小面、龙知客等。新生活让居住在远方的亲情犹在眼前,触手可及。

  从写信到微信,信息交流变化翻天覆地。移动电话、互联网技术、QQ微信语音、视频通话,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畅通,更便捷。